医盟V课堂

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最佳学习体验, 请点此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
999/
365天科研课程学习计划

40+全年系统科研直播课

100+精品录播课程

1000G优选科研资料

金牌导师1V1课程答 疑

科研课程

医盟旗下医学科研教学平台,临床医生科研充电第一站。历时2年的精心打磨,300+昼夜的不懈努力,联合50余名奋斗在临床和科研教学一线导师,30余位知名医学院校的科研先锋,设计制作100+系列课,累计授课504个小时。医盟V课堂致力于成为临床医生职业成长充电站,与千万临床医生及科研工作者享受成长的快乐,通过不断的学习成为更好的自己,实现职业成长路上的不断升级。
查看更多课程

科研实训

医盟全明星导师阵容,覆盖全国百家三级医院,课程设计涵盖医学科研各个环节,全国一线城市巡回授课。理论结合实操,科研前沿与经验心得的碰撞融合。集中推出医盟线下培训班、医院内部培训班、国家级医学继教项目培训、行业会议等多种学术交流形式。为广大学员提供一个与导师面对面交流的平台,与众多同道交流科研经验共同成长。

国自然基金申请构思与标书撰写实战培训班

2018年08月07日—09月14日

中国 • 北京

查看详情

肿瘤放疗靶区规范化勾画学习班

2018年08月01日—23日

中国 • 南京

查看详情
查看更多科研实训

科研分享

科研分享致力于免费分享实用的科研资料,从文献、课题、实验、统计、论文等方面,定期更新国内外最新科研资讯、科研方法和实操,为您提供更优质的资源和服务。

Optimization of the blood culture pathway: a template for improved sepsis management and diagnostic antimicrobial stewardship

2018-02-01

Introduction Turnaround times of pathology results (from collection through to clinical interaction/issuing a report) have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individual patient management, but also have a wider bearing on infection control/public health, hospital patient flows and antibiotic stewardship. Although blood cultures are collected from among the sickest patients, they are rarely treated as urgent. Without audit of the blood culture pathway (using specimen collection as the starting point), microbiologists and clinicians are unaware of significant preventable delays in obtaining results. Over 30 years ago, Holliman et al. highlighted the need for rapid microbiology results, reporting that antibiotic treatment was either initiated or altered on the basis of laboratory results in half of patients with significant positive cultures [1]. This was in an era where resistance to third-generation cephalo-sporins, quinolones and aminoglycosides was uncommon. Since then, antibiotic resistance rates have increased in clinical isolates, culminating in the emergence of carbapenamase-resistant Enterobacteriaceae. Blood culture technology has improved over the past decades, with laboratories now using analysers that monitor samples every 10e15 min and detect positive cultures 24 h/day. However, these developments have not been matched by changes in laboratory practice. The present-day convergence of the need for improved recognition and management of sepsis, increasing antibiotic resistance, and the need for enhanced antibiotic stewardship places greater demands on the laboratory for improved turn-around times of blood cultures, with both positive and negative cultures having an impact on patient management. The authors devised an optimized blood culture pathway in the study hospital. This study investigated the impact of this pathway on the turnaround times of results, and compared the blood culture turnaround times at the study hospital with those of five other laboratories that had not optimized their path-ways, and one laboratory that had taken some steps to improve blood culture handling and processing. Methods Optimization of the blood culture pathway Addressing load delays The guidelines of the UK Standards for Microbiology In-vestigations indicate that 100% of blood cultures should be loaded within 4 h of collection [2]. A baseline audit prior to the intervention revealed that more than 60% of blood cultures were taking >4 h to be loaded at the study hospital. This was corrected in three stages: Moving the FX blood culture analyser (Becton Dickinson, Oxford, UK) from microbiology into the blood sciences laboratory, allowed blood cultures to be loaded 24 h/day. Replacing glass bottles with plastic blood culture bottles, allowing samples to be sent via the hospital air tube system. Education of clinical staff on the importance of collecting and sending blood cultures to the laboratory without delay. Addressing unload delays Blood sciences staff processed blood cultures, flagging positive cultures outside of routine microbiology hours (08:30e20:00 h). Samples were plated on to routine laboratory media, including plates for direct Gram-negative sensitivity testing, extended-spectrum beta-lactamase testing and genta-micin minimum inhibitory concentration determination, in a portable class I safety cabinet. A Gram stain was not performed. Audit of blood culture processing in other centres     Audit of other hospitals Laboratories serving five other hospitals (teaching and non-teaching, some off-site) in the same health region as the study hospital provided the following data points on 27 consecutive Escherichia coli-positive blood cultures: time when blood culture collected; time when loaded on the analyser; time when flagged positive; andtime when removed from the analyser. None of these laboratories had optimized their blood cul-ture pathways. In addition, the same data set was collected for 50 consecutive blood cultures positive for E. coli at one other hospital (with an on-site laboratory) in another health region; a further data point (time when sensitivity data were inputted into the laboratory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 was also measured. These data were compared with the same time points in the study hospital.  Appropriateness of empirical antibiotic therapy Using a pro forma, the initial antibiotic therapy of 106 consecutive patients with significant positive blood cultures was reviewed. Antibiotic therapy was considered to be appropriate if the patient was prescribed at least one agent that was active against the blood culture isolate based on in-vitro antibiotic susceptibility testing. For deep-seated in-fections due to Staphylococcus aureus, agents with modest activity (e.g. co-amoxiclav) were considered as partial ther-apy. Inappropriate therapy was defined as no antibiotic treat-ment, any oral antibiotic therapy in a patient who was septic, or parenteral treatment with antibiotics to which the pathogen was resistant. The authors also considered whether Gram stain results, or identity of the organism, before antibiotic suscep-tibilities were available could have corrected inappropriate empirical therapy.  Results Blood cultures positive for E. coli Ninety-five percent of blood cultures were loaded within 2 h at the study hospital. In contrast, in the non-optimized hospi-tals, blood culture samples sometimes took over 24 h to load after collection 95% of bottles, with a range of 16e26 h (Figure 1). Ninety-seven percent of cultures positive for E. coli at the study hospital were removed from the analyser within 18 h of collection, compared with 42e56 h in the other hospitals (Figure 1). The average time from collection to unloading at the study hospital was 12.79 h, compared with 18.87e30.28 h in the other hospitals. The study hospital was also substantially quicker than the comparator hospital that had optimized its blood culture pathway at three defined time points. The overall impact of this was that >85% of blood cultures positive for E. coli had antibiotic susceptibilities reported within 36 h of specimen collection at the study hospital, compared with 66 h at the comparator hospital (Figure 2). Appropriateness of empirical antibiotic therapy Of 106 consecutive significant positive blood cultures, almost one-third (N¼34) of patients did not receive appro-priate empiric antibiotic therapy. Analysis of failure of initial empirical therapy showed that a Gram stain result could have corrected treatment in 19 (55.9%) cases, and enabled early identification of the organism in a further five (14.7%) cases. Early availability of antibiotic susceptibilities would have influenced treatment in 10 (29.4%) cases. Discussion Optimization of the blood culture pathway reduced turn-around times substantially. By optimizing the pathway, the authors were able to report 36-h negative blood cultures for neonates, in accordance with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 guidance [3]. This contrasts with the experi-ence in one UK region, where no laboratory could consistently provide real-time 36-h negative reports [4]. Reduction in load delays was achieved with minimal in-vestment because, as in most hospitals, blood sciences staff at the study hospital operate a 24-h shift system. Also, although the blood science staff at the study hospital entered complete patient demographics into the microbiology laboratory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 modern analysers allow anony-mous loading, so this step could be eliminated. Unload delays can be at least as long as load delays if blood cultures flagging positive outside routine hours remain on the analyser until the next working day. A national survey in 2012 found that some laboratories stopped processing positive blood cultures after 16:00 h during the working week and 12.00 at weekends [3]. Five years later, these practices continue in some UK laboratories. One potential impact of delays at this stage is that some bacteria, most notoriously Streptococcus pneumoniae, may complete their growth cycle and autolyse so that subcultures are negative. However, the main benefit of early results availability is facilitating appropriate antibiotic therapy. This study found that empiric antibiotic treatment was inappropriate in almost one-third of cases of true blood-stream infection, although, perhaps surprisingly, early anti-biotic susceptibility data influenced treatment in only 10 out of 106 cases. However, this study did not evaluate the impact of earlier blood culture results on rationalizing or stopping antibiotic therapy. There is a belief that all patients with positive blood cul-tures are on appropriate antibiotics, thereby mitigating the impact of delays. Such confidence is misplaced, as intrinsic to any antibiotic policy is the inevitability that it will not provide 100% activity against Gram-negative pathogens. Other studies, including a recent UK multi-centre study of blood-culture-confirmed Gram-negative sepsis, have found that approxi-mately one-third of patients do not receive appropriate empiric therapy [5,6] The present study, based in a district general hospital, may understate the size of the problem in other hospitals where patients may have infection with a wider range of micro-organisms, and where antibiotic susceptibilities may be more unpredictable. In the study hospital, making an incorrect initial diagnosis or failing to follow antibiotic pre-scribing guidelines were more common reasons for the inap-propriateness of empiric antibiotic therapy than unexpected antibiotic resistance. 

查看详情

Meta 分析:最贴近医患的科学研究

2018-02-01

最近,Meta 分析和临床试验频繁出现在临床热门问题的讨论中,每每抛出颠覆性观点,引起轩然大波。 2017 年 12 月,《柳叶刀》杂志刊出的一篇临床试验表明,不用吃药,控制体重、生活方式干预就可以控制早期糖尿病。同月,《美国医学会杂志》一篇 Meta 分析,挑战补钙的作用。2018 年1 月,《美国医学会杂志·心脏病学子刊》又一篇 Meta 分析质疑深海鱼油的效果。在这些争议里, Meta 分析和临床试验俨然判官,对过去做法或常识一一予以否定。 从科学理论探索到医学实践应用,这是一条漫长的链条,临床试验的 Meta 分析位于终端,构成了临床实践最坚实可靠的证据。 临床效果是最终的裁判员 医学存在的理由是疗效,而不是原理。牛痘接种、青霉素等,都是先有应用,而后才探究原理。但是,现代西药开发主要走的是一条相反的路,从原理到疗效。 例如,最近,阿尔茨海默症新药茄尼醇单抗(Solanezumab),经过近 20 年研发,最终证明无效。1984 年发现β-淀粉样蛋白,1985 年发现该蛋白可能与阿尔茨海默病有关,之后《自然》杂志和《科学》杂志以β-淀粉样蛋白为主题,共发表了逾百篇文章。2002 年美国礼来制药公司研发出茄尼醇单克隆抗体,可以清除β-淀粉样蛋白,有望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并通过了小鼠实验,以及人群中的Ⅰ期和Ⅱ期临床试验。但是,2014 年 1 月 23 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项纳入 2000 多例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Ⅲ期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茄尼醇治疗组与安慰剂组相比没有显著差异。这意味着近 20 年的研发功亏一篑。 为什么这个依据生物医学原理设计出来的药物在临床上无效呢?而且,这样“临门一脚”败下阵来的设计药物并不是个案,每一个成功的新药都有成百上千个没有走到终点的陪跑者。这只能说明,这些药物并不是离成功一步之遥,而是过去很多路可能都走错了,这些药物依据的生物医学理论可能是片面的,甚至是错误的。 针对人体内任何生理、病理现象,人们都可以提出很多貌似合理的机制或假说。但究竟哪个是对的,去证明它的路很长,而临床疗效是最后裁决的标尺:疗效不存在,理论都是浮云。 评估疗效 随机对照试验最可靠 一项治疗的临床价值,最终必须通过在人群中的临床测试来检验,这种测试叫作临床试验。临床经验、观察性研究和随机对照试验(实验性研究)都可以用来测试药物的临床效果,但是它们的结果不是同等可靠的。一般来讲,其科学性从高到低依次为随机对照试验、观察性研究和临床经验。 随机对照试验科学性最高,控制“噪音”的能力最强,能探测到很小的疗效信号。但是,在疗效十分明显时,如白内障手术、断肢再植、抗生素、麻醉、输血等,治疗几个或几十个病人的临床经验或者观察性研究,就足以证明疗效的存在,不需要随机对照试验。然而,如此特效的治疗并不多见,大部分治疗的效果并不那么明显。 例如,用降血压药物治疗 100 个病人,5 年之内,大概有 3 人会因为吃药而预防冠心病或脑卒中的发生,7 人即使吃药也照样发生心血管事件,另外 90 人即使不吃药也不会发生心血管事件。降血脂药、降血糖药、叶酸、阿司匹林等预防心血管病的药物,以及很多抗癌药等,效果都不那么显而易见。确定它们疗效存在与否,必须依靠严谨的随机对照试验。 因此,在治疗效果的问题上,尤其当疗效不大时,一般不能仅仅拿临床经验和观察性研究的结果来评判。 效果重要性主要看终末结局 随机对照试验也不都能提供有助于实际临床决策的信息。比如,大量随机对照试验显示,利多卡因可以改善急性心肌梗死后的室性心律失常,曾在临床上广泛使用,但如果用死亡作为衡量效果的结局指标,利多卡因可能增加死亡风险。又如,降压药可以降低血压,降血脂药可以降低血脂,降糖药可以降低血糖,但是这不是这些药物的最终目的,不能只盯着它们在这些指标上的作用,这些药物能否降低心血管病事件的风险,才是我们最关心的。同理,补钙可以提高血钙水平,增强骨质密度,但是否可以预防严重骨折才是最重要的。抗癌药也一样,它们可能会抑制肿瘤的生长,但如果不能提高生存时间和生活质量,仅抑制肿瘤生长的临床意义就小得多。 在上述例子中,心率、血压、血脂、血糖、骨质密度和肿瘤大小均属于中间替代结局,而死亡、心血管事件和严重骨折则属于终末结局。在评估药物疗效时,经常会使用替代结局,而不是更重要的终末结局,因为这样做可以节省时间和资源。终末结局发生很缓慢且频率很低,需要时间长、样本量大的随机对照试验才可以证明,这样的研究只有在最后确认疗效阶段,甚至药物上市后才会进行。但凡需以慢性终末结局为最终治疗目的的药物,评估过程多是如此。 因此,在疗效问题上,只拿中间替代结局上的效果说事,有时是靠不住的,而且也不能体现出治疗在终末临床结局上效果的大小。一定要追问终末临床结局上的效果。一般来讲,仪器测量的指标都是中间替代结局,如血压、血糖和影像,而病人可以直接感受到的,或理解其意义的指标则属于终末结局,如瘙痒和疼痛,又如失明、失聪和死亡。很多药物上市后受到质疑,不少是因为早期在替代结局上显示的效果,在终末结局上未得到确认,有些则是因为后来的研究发现,其慢性毒副作用远大于治疗带来的好处。 疗效评估时 Meta 分析不能缺席 理论、机理、学说以及基础研究和人群观察性研究的发现,往往不足以证明临床疗效,使用终末结局的随机对照试验,才是测试治疗效果相对可靠的方法。 但是,单个随机对照试验可能样本量太小,不能确定效果真实存在。也可能在研究纳入的病人中无效,而在其他病人中有效,反之亦然。还可能研究存在严重偏倚,无论显示有效或无效,都是错误的。所以,把所有已完成的随机对照试验都找来,并把它们的结果综合比较,考量所有相关信息后得出结论,这个方法就是 Meta 分析。 Meta 分析现在一般称为系统综述(systematic review),目前 Meta 分析专指系统综述里整合结果的统计方法。总结了有关一项治疗所有随机对照试验结果的 Meta 分析,就是该治疗效果的最全面、权威的证据。 由此可见,在日新月异的医学突破中,在精彩纷呈的医学信息里,随机对照试验的 Meta 分析呈现的结论,才是医生和患者最值得信赖的科学发现和决策依据。在有关疗效的争议中,任何 Meta 分析的缺席,都可能使论战“说不清,道不明”。例如,最近登榜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就是一个 Meta 分析和临床试验双双缺席的讨论。 不过,有很多粗制滥造的 Meta 分析,也应充分警惕。Meta 分析自身可能存在的最大问题是漏掉了重要研究,尤其是漏掉了无效的研究,会造成高估治疗效果。一般来讲,除非蓄意,否则一个 Meta 分析漏掉重要大型研究的可能性很小。另外,漏掉几个小型研究对最终结论一般影响不大。但是,我们偏向于选择性地发表阳性结果的研究,很多小型阴性研究没有发表,那么,一项仅总结了已发表研究的 Meta 分析,可能会夸大实际的效果。 即使如此,任何关于临床疗效的争议,都需 Meta 分析的出席。如果总结了大量随机对照试验的 Meta 分析都说不清楚、争议不断,即便该治疗有效,效果也不会大,这时的决策一定要慎之又慎。

查看详情

新形势下医学科研选题的原则和方法

2018-02-01

摘 要 随着我国科技工作的迅猛发展,科研选题愈发成为整个科研工作的关键环节。新形势下,医学科研选题要遵循创新性、实用性、科学性、可行性等原则,还应该掌握一些基本的选题方法:从各级科研课题申报指南中获得启发;博览文献,捕捉灵感;结合特色,从临床实践中挖掘新课题;借鉴中发展提高;交流协作中学习、进步。关键词 医学科研选题;原则;方法  科研选题是科研工作的起点和关键环节,关系到整项科研工作的成败和科研成果的大小,这正如爱因斯坦所言“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也是每个科研工作者的亲身体验。自20 世纪80 年代以来,包括临床一线、科研管理部门、期刊界等多个行业在内的专家学者对医学科研选题的原则和技巧进行了有益的总结和报道,对科研工作的开展起到了较好的引导作用。近年来,随着我国医学科技工作的迅猛发展,很多领域尤其是常见病、疑难病的诊治方面都有了突破性进展,然而一些科研人员却产生了“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感觉,一不小心就会落入“重复”的陷阱。另外,随着科研工作受关注程度的提高,经验不足的科研人员“跟风”或“被迫”搞科研,导致很多科研工作无疾而终。可见,在新形势下,医学科研选题的原则仍然要遵循,方法也更应该被不断总结和运用,从而达到事半功倍、举一反三的效果。1 新形势下医学科研选题的原则 医学科研选题的原则主要包括创新性、实用性、科学性、可行性。本文结合《山东医药》杂志于2011 年10 月与北京积水潭医院联合策划出版这一实例,对以上原则进行解读。1.1创新性原则科研的本质和灵魂是创新,能否在选题环节充分体现创新性,是科研工作成败的关键。北京积水潭医院是我国最早创建骨肿瘤专业的医院,历经几十年的专业拓展,他们自有过人之处。首先,在技术上,国内使用计算机辅助手术导航系统的医院屈指可数,而北京积水潭医院已把该技术从脊柱外科拓展到了骨肿瘤科,不仅在复杂手术中取得较好的临床效果,而且对该系统的误差、与其他影像技术的结合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研究;其次,在思路上,当国内很多单位还处于通过单一的手术方法治疗疾病时,北京积水潭医院骨肿瘤科已经过渡到了疾病的综合治疗期和反思期,所以专题主旨就是探讨“骨与软组织肿瘤的规范化治疗”,从骨与软组织肿瘤专业的特点分析出发,得出了肿瘤与骨科手术结合的规范化治疗的主张;最后,专题中的临床经验性稿件也均有新意,有对高难度手术的挑战,有对罕见病例的总结,还有对临床常用方法的改良等。可见,科研工作的创新并不局限,可以是大创新,也可以是小创新;可以是整体创新,也可以是局部创新;可以是理论创新,也可以是实践创新。只要有所创新,科研工作就有了生命力。1.2实用性原则这一原则包括前人提到的需要性和效益性两方面。需要性是科研工作的目的和意义所在。医学科研选题肩负着“救死扶伤”的重要意义,临床科研重点要解决疾病的发病机制、诊断方法、预防和治疗手段、预后等有关问题。由于骨肿瘤科是从骨科专业中独立出来的,所以临 床普遍存在重视骨科治疗而忽略肿瘤治疗的问题,突出表现在恶性骨肿瘤的治疗上,所以北京积水潭医院近年来把科研方向定位于各种骨与软组织肿瘤的规范化治疗,以真正提高该疾病的诊治水平。所有科研工作都必须产生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总的原则是投入少、成本低、见效快、收效大。临床工作者应致力于具有临床实用价值的课题开发,而不能一味追求“高、精、尖”的基础课题,以免“剑走偏锋”,将研究方向引入误区。正如北京积水潭医院田伟院长所言,对于骨肿瘤来说,手术就像打开一个魔盒的钥匙,今天的医生不要过于自信地随意使用这把钥匙,以免花了很多钱买了金钥匙,结果却是还不如不开这把锁 。1.3科学性原则科研选题要符合客观规律,合乎逻辑,实事求是,观点新颖,论据充分,内容具体,方案切实可行。专题的作者均为临床一线的专家或医生,实验设计合理,研究方法和统计学方法可靠,大都符合对照、随机、盲法和重复的原则,而且临床资料和数据真实可信,所以得出的结论和经验经得起检验、推敲、重复和历史的证实,具有普遍性意义。1.4可行性原则科研人员要从实际出发,充分考虑自身所具备的主观条件和客观条件,保证课题按期进行。主观条件包括课题参与者的学历和资历、研究方向、专业特长、知识积累;客观条件主要包括科研经费是否有保障,是否有实验场所和研究所需仪器、设备,临床课题还应考虑是否能收集到足够的病例资料等。北京积水潭医院骨肿瘤科成功把计算机辅助手术导航系统应用于骨与软组织肿瘤的治疗上,得益于脊柱外科多年来的经验和体会,该课题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首都医学发展科研基金等项目支持,而且也得到了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在技术上的指导和支持。可见,要结合个人优势,扬长避短,必要时组织科研协作,力争在“量力而行”的基础上使选题达到一定的高度。 2 新形势下医学科研选题的主要方法 新形势下,应当对医学科研选题的方法和技巧不断加以总结和更新,现结合工作体会,对主要方法总结如下。2.1 从各级科研课题申报指南中获得启发各级科研课题申报指南都会明确提出鼓励研究的领域和重点资助范围,科研人员应视其为良师益友,认真解读和领会,以准确掌握科研方向和动态。例如,2010 年度江苏省预防医学科研课题申报指南明确划定重点传染病研究范围包括流感、手足口病、霍乱、结核病、艾滋病、性病、病毒性肝炎等。当然,申报指南所列内容和范围都比较宏观、笼统,科研人员从中得到启发后,应结合自己的工作领域,从某一方面提出创意、见解并实现突破。2.2 博览文献,捕捉灵感文献是对前人研究和工作的总结和经验,蕴藏了大量的科研信息或选题来源。临床工作者和科研人员应定期、尽可能多地检索行业内文献,通过网络、报纸、期刊跟踪国内外医学新进展。尚无选题目标的科研人员应在浏览文献的过程中发现空白点,并对其相关研究进行系统了解和分析,确认前人没有做过此项工作且确有研究的必要和可能,从而可作为选题的参考。已有选题方向的科研人员,一方面可以通过自己查阅文献或由情报部门科研查新,验证选题的创新性,避免低水平的重复;另一方面也能在查阅文献时受到启发,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见解,增加新亮点,作为已有选题的有益补充。在检索和浏览文献的过程中,科研人员应随身备有专门记录科研题目的卡片或笔记本,以收集瞬间闪现的灵感,当然,所有的灵感都来自雄厚的理论和丰富的实践经验。选题确定后,应系统梳理相关文献资料,书写综述文章,作为选题的理论依据。2.3 结合特色,从临床实践中挖掘新课题很多临床一线工作者都会抱怨工作太忙,没有时间搞科研,尤其是在基层医院,手头素材太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实际上,临床实践中的选题来源非常丰富,同种疾病患者的个体差异导致病情千变万化,工作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技术和理论上的难题,只要多加留心观察和分析,都会成为好的科研选题。比如,发现疾病新的症状、病因、诊断指标,对疾病流行病学进行调查,改进药物的使用方法或剂量以提高疗效或降低不良反应,总结误诊、误治的经验教训,探讨手术时机的选择对预后的影响等,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偏远或基层地区的科研人员若结合当地特色,则能将劣势转换为优势。比如,青海、西藏等地可以研究高原缺氧对心血管疾病或呼吸系统疾病的影响;可能受遗传学因素影响的所有疾病或指标的研究均可在少数民资地区“照葫芦画瓢”;癌症的集中地、中药的种植地均可作为科研选题的对象并受到重视。2.4 借鉴中发展提高科研人员都希望自己的选题标新立异,甚至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这并非易事,相对独立、与众不同的选题往往缺乏理论基础,经受压力和失败的可能性也比较大。科研工作还是要脚踏实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通过借鉴别人的选题升华自己的构思是获得成功的捷径。借鉴移植是科研工作的重要方法,它把应用于某些疾病、学科、专业领域的先进方法、技术等移植应用于另外一些疾病、学科、专业领域,为己所用。常用的学科交叉区的立题方法主要是相互移植各学科领域的新概念、新成果、新技术。例如,有研究发现,胃癌、肺癌中血管内皮细胞因子(VEGF-C)的表达与淋巴管生成或淋巴结转移有关,刘天舟等据此进一步研究发现,VEGF-C 也可作为乳腺癌淋巴道转移和预后判断的指标之一;王立祥在介绍自己科研和发明技巧时提到的“以新带老、以老求新、借鸡生蛋、节外生枝、玩滚雪球”等方法也多为借鉴中创新。科研设计的三要素包括处理因素、受试对象和实验效应,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试着改变其中任一因素,都可以形成一个新的选题。例如,对抗癌新药多西紫杉醇的应用,既可以改变受试对象,分别探讨其在乳腺癌、卵巢癌、前列腺癌中的应用;又可以改变用药方法,如单用或与顺铂、泼尼松等联合应用;还可以改变观察指标,如短期疗效、长期疗效、不良反应、抑瘤率、蛋白表达等。2.5 交流协作中学习、进步科研工作不是闭门造车,要广泛交流。临床医生要尽可能多地参加国内和国际的学术会议、病例讨论、专题研讨会、专家讲座等。一方面,可以从学术争论中受到启发,发掘选题;另一方面,可以勇于提出自己的选题,请行业内权威专家论证和把关;另外,还可以借机寻求单位或个人间的合作,取长补短,解决选题中的难点,以免好的选题因某些难点而被迫放弃或降低水平。科研协作是一种观念,贯穿科研工作始终,科研人员在选题阶段就要立足于协作[6]。走跨学科的科研大协作的路子,使基础医学与临床医学、中医和西医、军事医学和预防医学、药学和生物高技术等方面有机结合。通过积极协作、互通有无,节省人力、物力、财力,缩短研究周期,提高科研效率,高水平、高质量地完成科研选题和整个科研任务。总之,医学科研工作任重而道远,我们要在不断的临床实践中开动脑筋、积累经验、寻求技巧,通过高水平的科研选题为医学进步和人类健康作出应有的贡献。 

查看详情
查看更多科研分享

5大科研路径全方位解构科研

文献、课题 、实验 、统计、论文

文献

文献

课题

课题

实验

实验

统计

统计

论文

论文
颠覆式的科研学习新体验

医盟名师

顶级科研机构、博士科研员、顶尖医学院校教授、神秘科研大咖联手解决您的临床科研难题,以专业的知识储备及丰富的授课经验指导您轻松搞定科研问题,打通科研症结。

杨春涛

国家理事委员

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于《J Med Chem》《Front Pharmacol》《J Cell Mol Med》《Cell Physiol Biochem》《Neurochem Int》。先后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多项省部级项目的资助。

江泷

国家理事委员

1.发表多篇领域内高水平论文,目前累计发表SCI论文13篇,其中第一作者SCI论文7篇(含并列2篇),累计影响因子近24分 2.第一作者发表于胸部疾病权威杂志CHEST上的有关肺癌预后的一篇文章被列为重点推荐文章,同刊特邀耶鲁大学教授进行评述。

唐富天

先后承担或参与了多个国家和省级基金项目。发表SCI收录论文50多篇,其中第一或通讯作者20多篇。具有丰富的SCI论文实验设计、实施、写作和成功发表经验。获“201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从事医学SCI论文编辑工作近5年,编辑过近千篇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论文,帮助许多医学硕、博士生和临床医生成功发表SCI论文。

法晓

主讲《医学统计学》《应用统计学》《SPSS统计软件及应用》等多门统计学课程,擅长以非数理视角解读统计方法,通俗易懂。 主持并参与多项研究课题,以统计师身份发表多篇临床研究文章,见刊于《Cancer》《Surgery》等杂志。

万毅

承担多项国家和军队课题;主编临床本科教材一本,参编6本国际、国家级教材专著;发表论文60余篇,SCI论文20余篇,单篇最高影响因子14,被引次数达百余次。获军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全国统计科研优秀成果奖二等奖1项。先后荣获教学先进个人、精品课教员、嘉奖、三等功、国际和平勋章、和平使命纪念章等。曾获英国牛津大学循证医学中心奖学金,赴牛津大学初级卫生保健院访学;出任联合国任务区医疗后勤官等。

赵本华

(1)在国内外发表论文100多篇,其中SCI论文12篇。 (2)参编国家级教材6部 (3)作为项目负责人承担国家及省市级科研项目10项,负责横向合作项目3项,累计经费100多万元。

孙伟

主持或承担国家科技攻关课题、部省级、厅局级科研课题30余项,包括国家科技部“十一五”科技支撑项目课题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项。在国内外专业刊物上发表论文300余篇,SCI 论文18篇。著有《中医肾脏病学》、《现代中医肾脏病学》等七部专著。

袁慧

具备多年重点医学院校执教经验,并多次与省市级医院、疾控中心进行医学研究合作。发表过数十篇SCI文章,具备丰富的教学和科研经验。SCI总影响因子达69.13,其中包含多篇流行病学的SCI top期刊。

廖老师

主持第五轮全球疟疾基金课题1项,参与全球疟疾基金课题2项,参与国自然课题研究1项,主持省教育厅教改和科技计划课题各1项,参与省教育厅科技计划课题2项。主持市社科联课题3项,参与3项。参编国家十二五规划教材2部,校本教材和实验手册4本,公开发表论文30多篇,SCI论文5篇

赵树立

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南京市医学科研发展杰出人才项目1项、南京市医学科研发展项目1项和“南京大学研究生科研创新基金资助”项目一项。曾参与科技部“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项目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5项等。 获得美国发明专利1项,中国发明专利2项,已发表国内外论文40余篇

Dr.曾

熟练使用GraphPad Prism、Origin、Excel、Sigmaplot、R语言、imageJ等科研绘图工具;熟悉散点图、柱形图、饼图、热图等实用科研相关图形的绘制,生存曲线、ROC曲线、IC50剂量反应曲线的绘制及医学图像相关分析; 发表SCI文章数篇,具备丰富科研经验

华琳

擅长统计研究设计、各类型数据统计分析、生物医学大数据挖掘及生物信息学分析等,近5年内在相关领域以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发表论文30余篇,其中SCI论文近20篇。主持和参与多项国家级、省部级和局级科研课题,与北京多家临床医院开展了数据分析方面的合作,并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刘敏敏

熟悉获取文献全过程,擅长各类文献检索方法,熟知领域内数据库优劣势,通过利用文献管理工具“驯服”科研过程中海量的文献,并在高校中开设文献方向相关课程 参与多项省级课题研究,发表多篇学术论文。

应曜宇

熟练使用SAS、RevMan、SPSS、R等多种统计软件。主要研究方向 临床数据挖掘与临床医疗器械分析,以简单易懂的方式解释不同方法应用。参与多项省、市级课题研究,发表多篇文章包括Meta分析,见刊于《Scientific Reports》等杂志。

朱晓健

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1项,省级2项 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14篇,SCI总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 39.17分;其中包含Leukemia,Cancer research等杂志 共撰写各类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6项,中标10项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英文版)审稿人

邵中军

以第一负责人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项及省级、军队和重大专项子课题3项;共发布数十篇SCI论文;以第一完成人获得试剂发明专利一项,参与完成实用新型专利两项;软件著作权3项(主要完成人)。

陈锦飞

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Nature communications和Gut等杂志发表SCI,收录论文60多篇。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科技部“973”子课题的近20项科研课题; 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江苏省医学重点学科学科带头人;

赵树立

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南京市医学科研发展杰出人才项目1项、南京市医学科研发展项目1项和“南京大学研究生科研创新基金资助”项目一项。曾参与科技部“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项目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5项等。 获得美国发明专利1项,中国发明专利2项,已发表国内外论文40余篇。

余德才

主持国家自然基金2项及其他省市级科研项目4项。先后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2项。在国内外高水平学术刊物发表论文50余篇,其中第一作者SCI论文20余篇,参编专著2部。

魏晓为

主持和参与了国家级、省市级多项基金项目,近几年来,作为第一作者发表SCI文章多篇,最高影响因子8.556,曾前往美国肯塔基大学访问学者。目前担任江苏省抗癌协会放疗委员会委员,江苏省抗癌协会鼻咽癌分会委员,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学会放疗分会委员,中国老年医学会肿瘤分会委员。

高坤

在研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一项、国家中管局临床研究课题一项、江苏省卫计委“六个一工程”项目一项。参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4项。已结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一项、人社部归国留学人员科技活动择优资助项目一项、日本科学协会笹川科学研究资助项目一项。近年来发表SCI论文11篇,其中第一作者4篇。

Jacob

精通AI PS Coreldraw,Maya cinema4d PR AE nuke等科研绘图软件。

李国春

主持或参研国家、省市级课题20多项,主要参加者参研国家科学部973中医基础理论研究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十一五国家支撑计划和十二五国家支撑计划各1项。 发表学术论文近100篇,SCI收录论文10篇,单篇论文被国际同行最高引用达200次(本人为通信作者),并曾被列为该领域世界百篇论文之一。 主要参研课题2006年度获得“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三等奖一项。获南京市自然科学论文优秀奖一项,相关研究成果已经写入英文教科书。获计算机软件著作权2项。申请国家发明专利2项。 编写教材17部,主编1部,副主编

医盟V课堂

医盟旗下医学科研教学平台,临床医生科研充电第一站。历时2年的精心打磨,300+昼夜的不懈努力,联合50余名奋斗在临床和科研教学一线导师,30余位知名医学院校的科研先锋,设计制作100+系列课,累计授课504个小时。医盟V课堂致力于成为临床医生职业成长充电站,与千万临床医生及科研工作者享受成长的快乐,通过不断的学习成为更好的自己,实现职业成长路上的不断升级。

潘旻

长期从事外周血游离核酸的样本准备方法及高通量测序相关研究,包括孕妇外周血游离核酸的表达水平分析及其在无创产前诊断中的应用。参加高通量测序样本准备方法及其在孕妇外周血微量循环核酸研究中的应用相关研究的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共生系统微生物转录组分析和代谢调控研究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基金项目,多篇研究成果发表在SCI期刊上。

黄健

主持并参与生物钟在注意力缺陷多动症(ADHD)中的调节机制研究等近10项国际自然科学基金,发表近20篇SCI论文其中第一作者6篇,曾在Journal of Materials Chemistry B、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一区TOP杂志上发表文章。

马国

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教育部、上海市卫计委、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以及企业委托课题10余项,主要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其它纵向和横向课题10余项,在Mol Pharm. JCA等国内外知名期刊发表学术论文41篇,其中SCI论文16篇,中文核心论文25篇,荣获国际会议优秀论文一等奖3项,申请专利1项;荣获中华医学会、上海市和复旦大学教学成果一、二、三等奖共4项;主编、副主编和参编教材专著7部。现为ECPT、MJPR和《药学研究》杂志编委,CDM、CPA、SciPharm、《中国临床药学杂志》、《药学研究》等杂志评审专家,中国药学会循证药学专委会委员,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科普分会理事,上海市药物代谢专委会委员,ACS、ISSX、中国毒理学会和上海市药学会会员。

郭奕斌

近年来发表的SCI论文及中文核心论著40多篇,近十年来主持的国自然和横向科研课题以及参与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精准医学研究”重点专项、广东省科技计划项目等近10项专家。作为主编或副主编或编委或参编人员编著的教材与专著有:《临床遗传学》、《医学遗传学》(第3版)等10多部。国内《中华医学杂志》、《中华骨科杂志》等和国外《Journal of Pediatric Genetics》、《Diagnostic Pathology》等多家期刊的审稿专家。

李明辉

分别在Nucleic Acids Research, Cancer Research, Journal of Chemical Theory and Computation, Biophysical Journal, PLOS Computational Biology, The Journal of Physical Chemistry B, Biochemistry 等领域有影响力的杂志上发表SCI国际期刊论文16篇,受邀书籍章节2部(第一作者1部)。近年来主持国自然基金及省自然基金数项,任《Nucleic Acids Research》、《Journal of Biomolecular Structure & Dynamics》等多家期刊同行评议。

廖奇

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身份在国际著名SCI期刊《Nucleic Acids Res》 (IF=10.162)等发表多篇论文,其中2篇他引次数已超过50。2010年,首次提出基因芯片中可检测长非编码RNA表达谱的设想,利用GEO数据库中重注释的基因芯片数据,构建长非编码RNA与蛋白编码基因的双色共表达网络,对长非编码RNA的功能进行大规模的预测,该工作目前已被引用超过200次,为长非编码RNA的功能注释领域开创了新的方法。主持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省自然科学基金、市自然科学基金,参编教材4部。目前同时担任浙江省生物信息学学会副秘书长,浙江省预防医学会卫生统计学专业和寄生虫专业委员会委员。